2019年的經營環境和經營選擇

2018,是很難描述的一年,中美關系沖突、互聯網技術的挑戰,數字化帶來的價值重構,全球市場的變局,民營企業退場論、政策波動帶來的信心缺失,甚至有人認為是冬天來臨等等。

這一系列的震動,已經無法用“不確定性”來描述,而是更加復雜性與多變性。

從2016年開始,便一直強調:

創造未來比預測未來更重要,一方面的確是因為未來無法預測,而更重要的原因是,技術驅動變化的環境下,唯有創新方可與時代同步。

 

一、2019年的經營環境

在接著下來的2019年,我們最需要的是如何認知與選擇,如何創造與創新,如何用面向未來的能力來提升自己,我認為從以下四個方面來理解2019年的經營環境。

1.多元與個性化

價值觀的多元,技術應用的場景化與普及化,層出不窮的創新。

當真切去體會我們所在的環境,你會發現,年輕人所組成的新社群是由個性化、自由及責任感組成的新混合體,處處顯現出更多的生機,處處顯現出創造與創新

繁榮的線上市場、生動的數字生活、活躍而振奮的社群,這一切都導致多元與個性化成為可能及存在。

2.數據即洞察

也許在2018年之前,人與數字世界之間橫亙著一道天然斷層,但是,2019年開始,大數據的成熟應用正在將這道斷層變得狹窄而稀薄;人工智能在世界范圍內引發了新一輪競爭,將傳統的組織競爭重新進行了天翻地覆的定義。

這一系列改變仍在繼續,數字技術也將不斷滲透到組織的方方面面,徹底改變組織與顧客、組織與世界的互動方式,在新的經濟模式中打破現實與虛擬的疆界。

3.沖刺式馬拉松長跑

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,基于互聯網迅猛發展的現實,很多組織不斷依靠線上紅利尋找新市場、新資源、新機會,帶著組織追求快速發展的目標,紛紛試圖追趕整個商業世界在過去一百年中成熟起來的節奏與步伐。

這其中,不僅有新興組織依靠技術的崛起實現了逆襲和超越,也有傳統組織通過轉型在擴大線上版圖的過程中發展的風生水起。

在互聯網的商業競爭中,所有的組織都在進行一場沖刺式的馬拉松長跑,稍有閃失便會被淘汰。

這不僅是組織參與競爭的一種身份,更是要面對的殘酷現實,機遇之后是更廣闊的市場,同時也是更復雜和更長久的考驗。

這種更復雜與更長久的考驗,則需要組織能夠持續保持創造的價值,唯有如此,才可以在一個沖刺式的馬拉松長跑中,來到終點的旗門。

4.產業價值是關鍵

最近幾年,因為互聯網技術以及消費行為的改變,倍數增長的公司大量涌現,被稱之為獨角獸的公司獲得了前所未有的關注度。

但接下來,最重要的將是數字技術與互聯網技術賦能產業所帶來的更高的效率,更低的能耗以及更智能的應用;技術驅動行業、市場以及顧客需求滿足方式都發生著前所未有的變化。

因此也帶來了很多不同于以往的發展機遇,能夠獲得全新價值的關鍵在于產業本質的理解,以及產業運行的效率,即技術要有能力真正驅動產業進步,而不是技術進步本身

上面這四點,就是我對于2019年經營環境的認知,如果這樣去認知環境,則可以借助于這些認知來做出經營上的選擇,來安排企業發展的策略。

二、2019年的經營選擇

面對2019年的經營選擇,我用下面關鍵詞來表達。

1.連接共生

科特勒所言:

把獨享當作目標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,包容性才是商品游戲的新主題。

在巨變的商業環境中,幾乎每個企業都在商業的各個領域建立了生態網絡聯盟,每個聯盟都力圖通過建立伙伴關系達到總體大于部分之和的效果。

蘋果令人震驚的異軍突起,一方面源于喬布斯的卓越指引,另外一方面源于蘋果創建的包含眾多軟件開發商的生態網絡,它為眾多軟件開發商開辟了全新的路徑,獲得了與用戶直接互動的機會。

我堅持認為聯接比擁有重要核心不是分享而是協同,連接共生會帶來全新的價值格局

2.長期主義

在不確定性的環境下,需要企業更清晰自己的經營假設,更明確企業要為顧客創造價值,要推動社會進步,要為人類美好生活做出努力的價值取向。

巨變的環境會帶來很多挑戰,但是同時也會帶來很多誘惑,如果僅僅是為了短期利潤,或者采用機會主義的價值判斷,會帶來不可逆轉的傷害。

越是在動蕩的時候,越要堅守企業的基本假設符合長期發展利益。也唯有此,才可以擁有內在的驅動力量,去完成沖刺式的馬拉松長跑。

3.聚焦主業

產業互聯網來臨的核心價值是產業本身,而透切理解產業本質是需要深耕、聚焦主業的。

企業需要把自己的主業價值做得更好,不斷激活主業,重構成本,讓產業本質更加回歸顧客價值。

唯有此,方可以讓互聯網技術、智能技術呈現產業本質。

當企業可以創造出不可替代價值的時候,才能夠獲得真正的技術賦能的價值,不可替代價值的獲得途徑,就是聚焦主業。

4.知識賦能

將創新視為一種常態,它們不僅有目的地尋找創新的來源,尋找預示創新成功的表現和征兆,而且能夠把創新的工作習慣傳遞給每一位成員,讓創新成為基本的工作形態以及日常的思維習慣。

做到這一點,就需要讓知識為員工賦能,正如德魯克對知識的定義那樣:

知識是一種影響未來行為的潛在能力,當組織轉變成以知識驅動的組織,讓員工擁有知識,則意味著擁有面向未來的能力,以及驅動創新的能力,也就擁有了不斷適應變化,長久創新與創造價值的能力。

而在知識賦能中,核心在于,如何讓個體學習轉化為團隊學習。

當我寫下對于2019年的判斷和策略選擇之時,最大的感受是:

在一個不確定性是唯一確定的狀態下,用長期主義來引領企業和引領自我,會帶我們走出一條成長的路。

2019年更需要的不是了解不確定性,而是要清晰地把握確定性,我甚至認為2019是一個分水嶺,一個自我確定與外界不確定的分水嶺。

所以,我依然是對新的一年充滿期待。

  • 杪春之窗
  • 人才招聘
nba竟彩篮球